「迷惑中找認同」 文青與假文青

Tue, May 24, 2011

尚未歸類

什麼是文青?可以吃嗎?

說穿了,其實文青和假文青就是兩群不願跟隨流行的人而已。

這是和一位作家聊天時發現的。居然,作家沒有聽過「文青」。

其實那樣的一群人(或兩群)出現在生活周遭,是件奇妙有趣的事。

如果你也沒聽過「文青」,要古狗一下的話,最近的一篇報導「小清新始祖陳綺貞」是聯合報記者從大陸反過來看台灣文青的特稿,相當有趣。其實2008年開始的問卷測驗「你是不是文青」,就是這個名詞「走向大眾」的濫觴。很遺憾,就像當年「春天吶喊」加入了越來越多的商業之後,早就已經不獨立了。「文青」已經是個極具商業價值的流行產物了。

當然,文青(點進去一下,裡頭有文青照片)就是「文藝青年」。曾幾何時,被叫「文青」是一種貶抑的形容。

我想那是因為「假文青」充斥,加上「文青」把老一輩知識分子的「睥睨」,誤用成以「不屑一切」為出發點的態度,這個部分,我的不年輕的朋友你可以到「路上撿到一隻貓」之類的咖啡廳(註一)感受一下。(或者是看看混過文藝青年的人寫的關於這家店的文章。)

(所有的註,都是給與我同輩的相同迷惑的好奇者)

就我個人的意見(不是個人意見(註二),文學藝術類獎項的年輕得主才是文藝青年。女作家跟我說,近幾年很少「天才洋溢」的作家了,年輕作家有誰呢?九把刀?還是朱學恆?他們不年輕了!(天啊)我的理解之下,我找了一篇有照片的文藝青年。看看他們的長相,沒有一個像盧廣仲,其實也不像是被諷刺的那幾行字的那些人。我想,是因為他們有作品吧。

和時下年輕人相比的話,我用稍微腐朽的老靈魂去理解這兩個詞。「文青」其實比較接近我以前認知的「知識分子」。而「假文青」則是商業模式下願意接受「知識分子產品」的消費者。其實三個名詞,個別有個別的意思,截然不同。

這麼說好了。以前你要賺知識分子的錢沒那麼容易,現在則是大規模的複製出知識分子的品味,你會在全國最大的通路商「小七」看到他們最愛的雜誌或報紙。諸如2535、Ppaper或是破報,還有一系列同一位大咖出版的設計類紙本刊物。「小七」更是明白賣點的舉辦了簡單生活節之類的活動。坦白說,我也相當買單。極好。

為什麼有這樣的商機?有人問。為什麼有這樣的一群人?有人問。

好難理解,畢竟我是一個不認輸的,跑社會新聞出身的「社會文化工作者」,是個有資訊焦慮症,見迷惑不願鄉愿的「媒體工作者」,你說,我怎麼可能容忍社會上出現一群人而不聞不問呢?何況,這些人都有華麗的外表、禮貌的打扮。(哇賽!)

因此,對於「文青」和「假文青」的誕生,我有一套說法。

到底什麼叫做「文青」?

這要先講到對於資訊這一碼事的麥可個人論述。

(也就是沒有採訪、沒有參考資料的個人經驗加觀察的胡扯)

我個人認為,「文青」和「假文青」是「封建資訊特權」崩解之後的新產物。

而且有趣的是,文青是從大陸用語的「憤青」而來。這說多了,不扯遠。

其實,大陸人近幾年對於社會現象的觀察描寫,就跟電影工業一樣,比起台灣的表現,對岸的表現多元且認真多了。台灣一窩蜂的「小清新電影」瘋狂上院線,但是你真要找一篇台灣學者的文章,是認真的、文學的、嚴肅的談「文青」的文化現象真的不多,這裡有一篇大陸的「小資與小清新」的文章寫得明瞭易懂,(相對記者取材也認真了些),給各位看倌參考一下。

大陸人說,

1980年「小資」誕生,

1990年「文青」誕生。(或許可以被視為是新浪潮電影那一波)

2000年前後,「小清新」誕生。(也就是台灣的文青或假文青)

過去有資訊就是力量。(中時集團當時還打名人電視廣告強調這一點)

你見得多看得多,有知識就已經很行了。大概就是一種階層了。

所以以前高中歷史課本還會特地說一下「士大夫」的知識份子氣節,先以「工匠」和「藝術家」的不同舉例,說是從創作者本身的品格作為高下之分的基礎。然後,約莫是知識分子應該是會被文字獄抓起來,蘇軾或正氣歌之類的,後來我的時代看到人間雜誌或是律師世代的「知識分子氛圍」就出現了。所以結論會是,你是知識分子,就應該有對社會的責任云云,套句李永豐說的,必須是個「人格者」。否則你就是個收集資訊很多的人罷了,不算知識分子。這很多著重在人格的層面,當然,也是個六年級以前才相信的老故事。

網路或多或少的取代了知識的驕傲。這對很多老一點的人造成自我認同的焦慮。你要教我什麼呢?我只要說我去抽根煙,只要兩分鐘,我就可以在iphone查到你要教我的東西,以知識而言,不比你教的少。於是你有知識已經不屌了。知識的演繹權也不是唯你獨尊。「只要是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都已經喊了19年了。若你擁有知識和賣弄知識,藉著演繹知識為業的話,應該最恨的就是網路了。

舉個例來說,你要買三C產品,Mobile01就是神。那一台的新聞敢說他是權威?更有影響力?參考參考,成了純提供資訊的平台(包括媒體)唯一的價值。

我這樣的年紀當然有些同輩的文藝青年。像是馬世芳,我經常偷看他的文章,但不承認喜歡他,是因為有一次想採訪他被拒絕了。其實我知道他以後,兩歲之差,同樣的驕傲與熱情,算是單方面的惺惺相惜。……..對…….當然是單方面的,我又不是作家,他又不認識我…..我只是曾經是社會工作者。….好吧…..社會後面加上新聞兩個字…….(不存在的你們別來質疑我!!都是幻覺!)

還有還有,我們這世代也有憤青。像是朱宅神。當然,他的極具爭議言論,在此不敢討論,(他好會告人喔),我就是常去喵喵他說什麼,暗中潛水討開心就好。

當然,人人有功練,個個有大學也是理由。這兩天一篇報導,說出了我自己在做的事,「當大家都變作家時,沒人願意當讀者」。人家我也是作家啊~人人都有演繹權啊~周華健李宗盛的歌曲在這麼多年後終於發酵(太經典啦!)。

我們都是文青

必須這麼說。當「文青」和「假文青」沒有錯。套句我那不紅很多年的歌手同學跟我說的,「我們當年都是文青啊!」也是。兩者差別只是流行的不一樣。現在幾位已婚肚子凸出看來極度社會化的同學,當年也是搶著排隊熬夜看金馬影展。

我們都做過這樣的事情:先找出很與眾不同的生活喜好,然後從別人的目光中肯定自己,卓然獨立,自認為與眾不同。後來發現,跟你一模一樣的人,在這個小島上有超過好幾萬人。你一點也不特別。之後,或多或少的保持自己的獨有性,叫做品味,但因為和普羅大眾必須互動,於是也有著部分大家都有的習慣。

我想到小時候看到一些很厲害的藝術家,花蓮搬來很多那種很低調的大師,穿個拖鞋,粗布短衣就上街了,根本不需要什麼華麗。

我向來很少寫與我生命經驗無關的事情。要嘛就童年,要嘛就工作,其實無趣的很,但也感謝還是有人會來按讚。所以當看到很多文章裡頭夾雜專有名詞的時候,我的經驗是,要嘛就是專業論文,要嘛就是假文青,很容易感知到是因為,我真不相信寫這些人真的懂,賣弄知識,小心被吳念真罵。

為什麼說「賣弄品味」呢?因為這就是一種消費罷了。並不存在比較級的高尚與否,消費文化只是個消費行為。就像買LV會被笑庸俗之類的,這是純粹撻伐異己式的思考認同,很像是以前在中國大陸有過幾年的文化大活動。

不管你認不認同,我覺得看到文青的感覺,就像當初看到大小S出道時一樣的新鮮,跟蕭淑慎第一次出現在MV的時候同樣「清新」與眾不同。當然,說到「小清新」的始祖,我輩老頭們,你不得不佩服為什麼聽完「旅行的意義」,思考許久「旅行到底是什麼意義咧」之後,起碼理解為什麼她的演唱會上一大堆年輕男女是帶著安全帽聽歌的;你會在「還是會寂寞」著迷於這樣敏感自傲的女孩用極度搞怪的方式向男朋友道歉。或甚至,在「太聰明」裡頭發現自己真的跟不上時代而自己的確愚笨。

絕對是新鮮不已。或者,他們的說法。「有趣」。

這相當可以理解。對於「被視為是個文藝青年」,已經是種流行符號。於是原本就看村上春樹的讀者,對於IQ84或是1Q84或是書名變成歌名,會有種被掠奪的不適。喜歡地下樂團的吉他手,和她們交往絕對是理所當然,必須勇往直前,人人都有機會的時尚。當生活模式和喜好非常容易被複製的時候,「文青」與「假文青」的對抗也勢必就強烈了起來。特別是2009年陳綺貞根本就走進了流行和商業,還拍起了廣告。她不再是只有文青能膜拜的神像了。

文藝青年大分裂

所以,小資、文青、小清新、知識分子或假文青,個別有了不同的定義。當然,這也是我負責任卻沒有考據的看法。

「知識分子」太強烈和沈重。他們要肩負社會使命,對國家未來有著必言必諾的責任,而且有種象徵性的要有個教職什麼的,年輕時期是「人間副刊」或是「聯合副刊」的常客。他們特立獨行,是為了要引領世界,做觀念的震撼革命,做社會運動的良知之類的。

「文青」不搞這一套,他們的年紀處在藍綠割裂的憤怒期,於是決心與老人家分割。政治是老頭的,但環保未來和古蹟保存是我們的。他們一樣憤怒知青,但是議題侷限了起來,還必須在意識型態不犯錯的前提下,兼顧兩岸的文化滲透。那樣才給力。重點是,姿態很重要。你有沒有作品倒不是非常絕對。卡在那樣的環境裡就好。但切記是一種偏憂鬱的姿態。「資本論」的若干名言是必備的詞彙。這樣才能反資本、反霸權,在反動勢力中保留一點特殊的姿勢。

至於「假文青」則簡單多了。複製所有「文青」的外表形體即可。先買一部MacBook,因為不太用剪接軟體之類的,所以可以灌雙系統,也就是在MacBook上用windows,其實也很容易理解,Mac的盜版軟體沒那麼好抓到。再來,像是相機、大耳機或是腳上一雙converse。你走一趟咖啡廳,只要願意。瞬間就看起來極像文青。他才不管你是不是念了很多雜誌和書和音樂才有了那樣的品味。盜版是很快的。當然,他們可以用在網路上學到的別人的經驗,立刻說的跟真的一樣的你以為他很會拍片或聽音樂作為使命什麼的。再說,文青喜愛的東西,都好看有美感,複製起來也是美好的消費經驗。譬如說,哪一個人可以逃過Muji的文具呢你說?

套用文青很愛看的破報的一段文章,

「以消費的角度切入,我們假設文藝青年是「文化商品消費的中堅份子」好了,他們可能都看文藝書籍、聽地下音樂、看藝術電影。好了,現在我們要談的是「消費」與「認同」之間的關係,依照常理來說,人們通常會因為認同而消費,若消費之後可以滿足你的需求,那你會更加認同,所以越消費會越認同。
但文青就怪了。他們還是在消費,消費文化藝術商品,但卻不再認同。偏偏在不願面對的同時,還是持續的進行消費。而每當人家逼問你是不是文藝青年時,還是會說「喔我應該不是吧拜託,人家誰誰誰才是吧」這些話,避之唯恐不及。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文青根本搞不清楚的是,讀了很多書。但就是讀了。比較偏向個人心理層面的提升,但是無助於社會化的適應,待人接物的舒服。我遇過一個很會設計的女生,她跟我說他這輩子沒有認識一個會穿西裝的人。其實反而嚇到我。

成露西女士成立立報,當年的主編之一跟我說,另一票非新聞主流的同事成立了破報。也就是說,這是世新的實驗報。意外咋舌地非常成功。他說,實在沒想到當時那群看來就像搞地下樂團的編輯們,會影響這麼多人,甚至有一個這麼大的族群如此認同他們的想法。

鄉民的正義。大眾媒體的定義轉換。

很大的族群誕生,默默的,卻會有影響力。很簡單的例子,文青甚至是一種文化霸權(hegemony)。

引用某網路寫得很好的作家文章:「文青往往不自覺的維持了這個文化系統的運作,講難聽點,創作具有獨立性的圖騰,也成了文青不自覺做的工作」。

在「沉默的螺旋」理論中,文青往往希望成為「中堅份子(Hard Core)」,也就是說,大部分的人聽到身邊的人與你意見不同時,通常會選擇越來越小聲,而不敢表達。可是中堅份子是不在意異音而維持己見的類型。

現在的文青依舊維持中堅份子的立場,但是大眾媒體已經不是他們的大眾媒體。看陳綺貞的小清新們,不太看電視新聞、不看報紙。大概也是新聞媒體過於程度不佳,除了大新聞之外,資訊都比網路慢多了。他們不想當我們的閱聽眾。

也就是說,對於「大眾媒體」四個字的定義,我們這些老頭和他們的定義已然不同。誰跟你看四大報啊?誰看新聞台啊?他們喜愛的文藝別說沒有精闢的評論,就連資訊的露出,都是大大考驗。他們眼中的大眾媒體,當然不是你我以為的。

很多媒體人都是「content Maker」。所以只要我們有content,就算已經歷經過無數的平台革命和轉換(譬如說有線電視、網路媒體誕生),只要我們繼續維持「做得出別人想看的content」,都會因為有影響力而存活下去。這個問題是,一、你的content有人想看嗎?二、你做得出他們想看的content嗎?

在我用新聞角度看壞的立場來說。未來這些文青或假文青大概不再知道TVBS或各有線電視台,而傳統四大報也從生命消失。因為他們三十歲或三十五歲的時候,不看電視的習慣依舊,難道會因為社會化而看起電視嘛?(各位看倌,你回家真的有在看新聞嗎?)。幸好,沒有品味的大眾還在看。要不然我不就要失業了嗎?

還好。文青和假文青的人數不多。幾萬而已。約莫可以在小巨蛋的演唱會開賣時秒殺三場的數量而已。我比較怕在大陸上豆瓣網的人數火速加溫(註三)。到時候,你才發現他們很多,會不會有點太慢?

假文青的勝利

我曾經好奇不已。他們既然不愛大眾媚俗的流行音樂,到底從哪裡獲得如此一致的樂團和音樂資訊呢?其實他們獲取資訊的管道來源反而縮小了。唱片行當然是小白兔,音樂表演場地是The Wall地社Legacy。(女巫店最近剛被台中大火的後續政策影響下燒死了)文青族群的快速成長,使得演唱會形式的表演越來越多,收入持續穩定當然讓台灣增加看到各種表演的機會。

但諷刺的是,假文青的選擇反而多一點。他們不會有「只能去咖啡廳」的形象問題。回家脫掉文青的制服,或許能到錢櫃,也能到國家音樂廳。他們同時可以到小白兔,但也有自在逛玫瑰和大眾的信心。她除了自己原有的大眾品味,還多了拷貝文青品味的自由度。你總不可能看到文青不憂鬱的棄守了陰暗思維吧?那是背叛文學思考和馬克思寂寞的(掰一個兩個名詞相加的新字就有炫的感覺)。

你一定可以聽到文青很愛說「我多久多久以前就開始拍LOMO了」。沒辦法。這就很像本來國中全班只有你一個知道誰是Michael Jordan,結果高中畢業的時候大家都穿著Jordan拍畢業照,這麼多年下來,你已經老了,大家都在講小皇帝或是Derick Rose了,卻想不到Michael Jordan退休時才3歲的小男生,居然都可以跟你一起打Michael Jordan的電視遊樂器,還跟你說他很懂MJ。那是一種 Beyond Insult 的 Insult ! 誰說你們可以喜歡Michael Jordan的?他是我的!!!Got it ? He is M.I.N.E. !!!!!!!!!(完全就是氣急攻心了)

所以,難怪有人在2009年就已經寫歌罵過假文青。他們太奸詐了。搶車搶錢偷麵偷飯,甚至詐騙你的MSN和facebook帳號都沒有一整個抄襲品味的惡劣。看起來很文藝,其實跟文藝有關的只有去敦南誠品看正妹,在咖啡廳裡搭訕正妹,在地下社會把正妹、在北美館用事先背好的台詞欺騙正妹!當我們發現假文青的一切都與正妹有關時,太惡劣了!

文青輸的有理

一股腦兒的像個吃橘子般的罵假文青,但是我也不得不為假文青說點話。文青們,你們的作品也太少了。就算基於好運而醞釀出來的作品也太太相似了。你說不要被抄襲,卻沒有真正獨立不同的思考和創意。連我都可以輕易學個七八成(要不是我胖,達成度更高),你說,你是不是「文藝欣賞」過多,「文藝創作」過少呢?要不然,你說啊你說啊!連yahoo知識網都很難查到「文青是什麼」。而且難得有一個沒注音文的答案,答案來源居然還是百度網!你們連對自己的論述都這麼少!真是太有姿態的族群了!(誤)

其實當文青不是很好,我只支持一點。那就是文青應該很容易罹患憂鬱症。假文青可以享受文青的獨特,但是不需要偽裝的如此全面。

引用剛剛已經引用過的文章說,「終於氾濫的文藝青年,生於欠缺自由的真實,隱於過於真實的虛構。」…….我終於要認同了。

「神經病!幹嘛要當文藝青年呢?」

(這不會是結論吧?)

當然不是結論

寫這麼多當然是要來罵人的。當你本來只想簡單的找份網路上的資料告訴作家什麼叫做文青時,卻發現根本難找的要死。大多以「個人意見」的意見就作為意見底定了。(我本來還想在每個我敘述的人名後面加上(1973-),但是太累了)

本來以為是因為我自己住在「台北第一文青街」附近的關係,所以自以為我所發現的這些是一個局部地區的小現象。但是當商業機制已經針對文青出現了市場分析以後,這個近幾年才慢慢醞釀發生的文化現象,居然沒有文化現象的學者研究一下,害我找資料找的那麼辛苦,實在很氣學者們真的很偷懶,這樣我們要怎麼從網路上抄文章呢?後來我想想,因為「文創產業」的大將們終於等到這個機會可以賣錢了,當然不會對他們最忠實敏感又脆弱的消費者做出任何批評,我倒也就釋懷許多了。

看了這一期聯合副刊的得獎新聞,鍾文音給得獎人寫了一篇文章做鼓勵。對嘛~你得獎再說。無論你是文青或是假文青,只請你回到知識分子一點點。關懷的人事物寬闊一點點,睜大眼睛也清空耳朵的觀察一下那些非你族類,那些人沒有高下之分,只是與你不同,你當然沒有權力用語言或眼神不屑。別忘了,你跟進香團一樣經常參加大拜拜,只是你去的是演唱會,而且也不是Woodstock充滿世紀意義的演唱會;穿的衣服也不是手工獨一無二或自己設計的,甚至書籍根本就告訴你,人生的感動不該有德國納粹般的自我分起族群的侷限。

你總不能看到別人的阿伯很不屑,結果看到「父後七日」卻能夠大哭感動說你的內心完全被震撼到就像玩post rock的吉他手把吉他摔斷插到你腦門般的難以言說並無與倫比吧?(有沒有很文青?)

要不然,我是很喜歡你們這些文青和假文青的。因為,我們不都是嗎?(不管是誰要來質疑我,說我胖所以不可能像文青的,你們都是幻覺!通通退散!)

曾經故作憂鬱姿態的資深文藝美少年(矮撒~)

麥可

PS:前一天,跟蔡詩萍聊天,他說「你一點都不文藝啊」絕對沒有傷害到我

註一:
所謂這類的咖啡廳散雜於公館一帶為大宗,包括海邊卡夫卡、Café odeon、Zabu、 鹹花生、睡不著、多鬆、黑潮、學校咖啡館、波黑一、波黑二和蘑菇等,大多其實文藝味濃厚,也能讓我輕鬆在裡頭寫稿;之所以會點名「貓」店是因為我這樣的老頭真的覺得身在其中,極不舒服。
註二:
個人意見是我在設計公司當公關時的樂趣,據某大品牌公關說,每天都要看這個網站,聽聽他對品味的認識和評論,一方面有趣,一方面也慢慢形成一座宮廟,由於他極喜批評蔡依林,我甚至問過她們公司的成員,到底會不會看?回答是「當然會看啊!你想,他天天罵Jolin,當然是最大的粉絲囉」,於是後來有一天他破天荒露臉接受蘋果專訪時,還是當天公關界(或時尚界)討論的大頭條。
註三:豆瓣網據說是大陸的「小清新」最愛上的網站。

20 篇 關於 “「迷惑中找認同」 文青與假文青” 的迴響

  1. buibui 說:

    哇x ,這是一篇論文嗎? 俺看到中間就假裝不了文青了,眼睛痛了

  2. Michael 說:

    所以真正的文青讀不了我這假文青的文章…哭哭(這一招怕了吧)

  3. 林小弟 說:

    麥可哥:

     檢查部落格更新時又看了一遍。

     本來劃了很多紅線(主要都是被說中的智障部份,例:在MacBook上用Windows系統),想說馬的被婊到了。但當我看到那句「文青們,你們的作品也太少了」,鼻子酸了0.5秒,再不能多說一句。

     順道一提,我不是文青啊!

  4. 過客 說:

    從估狗進來的
    從頭到尾看完,連結點完發現有4~5個都失效,曾被罵成假文青的路過..

    假文青到底是啥?
    看起來比較像fujoshi一類的自嘲、墮落的惡趣味(輓歌
    次文化近年來被大肆宣傳的,反而是ACG族群
    文青早在即將被商業化(或者是已經被商業化成為固定形象後)
    迅速的退隱,這證明此族群的警覺性和程度很高,為了避免成為媒體消費的對象,低調
    降低道聽塗說的不實報導,而事先自我描述

    有種詭異的感覺
    文青如果肩負使命,就不會如此局限在自己的小圈圈(雖然大部分人都是
    假文青和文青的差異,如果是使命感的不同,或者是使命感的欠缺
    消費本身不成問題
    重點在消費完之後的再生產如出一轍,誠如版大所提到的,太多人讀,太少人寫

  5. 過客 說:

    在個人看來,所謂文青與假文青的差異僅僅是服務的信念不同罷了
    後者對於自詡為文青的知識分子所謂的”流行”沒有任何興趣(或者興趣不大
    而消費的同樣文化符號(例如資本論、後結構主義),也僅是拆解分析的工具
    兩者的核心信念本身並無交集,只是使用相同的工具罷了

    硬要將這兩群人定義成,一群”好” 一群”壞”
    一群有使命感,一群墮落惡趣味
    好的那群必然是文青,壞的那群必然是假文青
    實在很霸道

    在我寫完這篇以後,大概也會被版主歸類為文青了吧 呵呵

  6. 過客 說:

    關於不同的正義

    史丹福監獄實驗
    當津巴多說好人變成了壞人時,那些「壞人」並不認為自己成了壞人,他們要麼認為受害者罪有應得,要麼認為自己只是採用了惡的手段來實現其正當的目的,用目的的合理性為自己採取的手段辯護——虐囚的士兵是為了獲取反恐所需的情報,恐怖分子是為了民族解放,在他們的同仁眼裡他們也是道德英雄。

    這根本上是不同的善之間的衝突,而不是善和惡之間的衝突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6%AF%E5%9D%A6%E7%A6%8F%E7%9B%91%E7%8B%B1%E5%AE%9E%E9%AA%8C

    貼完了

  7. Michael 說:

    我也不是文青啊啊啊

  8. Michael 說:

    親愛的過客(先生/女士):

    謝謝您的分享,基本上「文青」這個議題似乎已經退流行了。我覺得。
    當初這是篇為了介紹給一位60歲的文壇長輩而寫的小文,
    坦白說,花了三個多小時寫,算是相當的認真。(汗)

    謝謝您透過古狗來到我這沒啥生意的小站。我想,學術或嚴肅點的網路資料,應該沒什麼人討論文青這件事吧~但正如我寫的末段,我覺得這是個可愛有趣的現象,但沒有人有興趣,這一點很詭異。一瞬間,不過一年,根本沒有人在說了。

    我不覺得文青或假文青,需要分誰好誰壞。

    坦白說我也困擾於現在的網路世界,底下括弧的是可能被問被質疑的問題,以至於不易把話說清。事實上,我也無意說清。我沒有欠誰 必須分享的債。(菸)留在這裡是方便自己回顧啦…

    這麼說吧~

    我覺得知識分子(誰定義?)的責任(有這件事嗎?)似乎有轉變(誰可以證明?)的現象。從書裡的時代,到我念書的時代,到我開始工作的時代,到我進入中年的時代,到現在。

    知識分子的責任是什麼?我很好奇新世代的看法其實。

    說真話,其實有時候我連年輕人「是不是嘴砲」我都分不太清楚。
    我甚至覺得部分年輕世代的用詞實在比較抽象不具體不需要舉例有點需要想像力以至於可以實際應用的機會非常低甚至只能拿來討論而不見得可以作為政府施政參考或是政策立法的建議依據。

    使用必須有很多知識基礎的抽象專有名詞非常多是一個文青特色。
    但我的工作中認識的具影響力者,思考的重心常是庶民可以輕鬆理解的。
    如果知識只是用來討論消磨時間,不打算解決什麼問題,我覺得就是假文青。
    倒也不壞。這樣的人多得很。其實很多誤解哲學的人就是如此生活著。
    我並非研究型的人。也不打算念研究所。

    「硬要將這兩群人定義成,一群”好” 一群”壞”
    一群有使命感,一群墮落惡趣味
    好的那群必然是文青,壞的那群必然是假文青
    實在很霸道」

    然而,上面您說的這段話我倒沒有這麼想。
    文青和假文青是一組的。一起好,一起不好。
    我只是覺得這一組,跟我老派認知的「知識分子」不一樣。(羞)

    不管要當文青或是假文青,門檻都不高。只能這麼說。(抖)
    只要懂得擺出姿態就行。不管是硬體或軟體。

    您的看法相當有趣,包括看了我文章之後的反應也相當有趣。
    可惜您沒有留下網站,要不然有空一定會去拜讀您的大作!

    謝謝您的留言回應!

  9. Lilian 說:

    這是一篇值得蒐藏的好文章。

  10. asgedg 說:

    >知識分子的責任是什麼?
    老一輩的任務 六年級以上限定

    >有時候我連年輕人「是不是嘴砲」我都分不太清楚
    大部分都是

    後現代主義的文本策略

    繼續現代主義的實驗美學與藝術技巧
    玩弄語言的文化語碼與成規

    諧擬、戲仿、拼貼、語言的混雜使用(hybridization)

    *後現代的遊戲性:不應使遊戲風格 與嚴肅主題對立,而由此否定後現代的積極面。後現代並非單純的好玩,也同時背負著對時代與歷史的使命感,只是這個使命感不再以沈重的形式出現。

  11. 黑皮 說:

    你的文字很有趣味
    果然文章還是要認真寫

  12. 趙恆然 說:

    我帶黑框,度數780
    我也穿牛仔褲,刷舊
    我也穿convers,黑色
    我也喜歡隨興拍拍照
    我也喜歡創作亂寫
    但我否認我無病呻吟

    我以上這些所謂的標準文青行為只不過是恰巧符合了那些人自以為能歸類的文青事項
    所謂的文青風格該是種生活態度
    但這種生活態度不是穿穿convers,拍拍照,看看沒人讀的書聽聽沒人聽的樂團,去去冷清的咖啡館,發發言不及義旁人無法理解的文句就能模仿得來
    但真正讓我成為文青的,可不是這些表面事物
    而是歸根究柢,對文藝的熱愛

  13. Michael 說:

    To 趙恆然:

    嗯嗯。期待您的作品。

  14. Michael 說:

    to 黑皮:

    撲疵~感謝您感到有趣。
    真的是很大的恭維。
    (有人看我就哭哭了)

  15. 路過:-) 說:

    抱歉有點翻舊文的感覺!
    只是最近才開始對文青一詞感到有興趣.
    敝人只是不才高中生!
    -
    對我而言文青最重要的是那個”文”字吧
    -
    另外喜歡您寫的這一段
    “只請你回到知識分子一點點。關懷的人事物寬闊一點點,睜大眼睛也清空耳朵的觀察一下那些非你族類,那些人沒有高下之分,只是與你不同,你當然沒有權力用語言或眼神不屑。別忘了,你跟進香團一樣經常參加大拜拜,只是你去的是演唱會,而且也不是Woodstock充滿世紀意義的演唱會;穿的衣服也不是手工獨一無二或自己設計的,甚至書籍根本就告訴你,人生的感動不該有德國納粹般的自我分起族群的侷限。”
    讓我想起之前反旺中議題時看到的發言
    起因於有人質疑他們活動
    “人家就是要拯救你這種人你還不給人救”
    對不起請不要以拯救的姿態對待我啊(淚奔)

  16. Lei 說:

    我的媽啊
    看了好幾段
    我還是不知道大哥您要說的文青到底是甚麼意思啊
    索性放棄…

  17. 路過甲 說:

    大大
    你用詞好深~

    看了你的文

    學了不少東西^^

  18. youko 說:

    看到文青們的照片真的十分認同,
    就像設計圈也不是每個人都特別、時尚,
    許多的創作者反而是樸實的,

    外表及對品牌的品味太容易被copy,
    反而讓我對文青打扮的人產生戒心,
    甚至先入為主的下了「空有其表」的印象(非常對不起),
    還是拿出作品證明自己吧! XD

  19. Karen 說:

    真正的文青 不是盲從社會潮流 有自己的想法 有實力和才華
    關心台灣社會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在發揮自己的能力去幫助這個社會
    台灣有很多真正的文青 只是他們默默在耕耘自己沒被大眾看見
    假文青的現象有好有壞
    好的方面 它也促進了部分商品的消費 也可能有些人從假文青變成真正的文青去影響未來的社會
    壞的部分 它似乎變成一種必備風格 就如同之前的森林系女孩 有些原本美好的意義或事物經過商業炒作後 好像失去了本質
    假文青會不會和時尚潮流一樣 到了一定的時間就慢慢消失不見呢?
    這個現象和本身現代社會經濟發展和風氣也有關係
    就和當時美國嬉皮盛行感覺很像 等時間過了我們再回頭看看 這現象或許是這時代的代表 屬於他們的激情和年代
    靜觀其變吧!

  20. 說:

    不管要當文青或是假文青,門檻都不高。只能這麼說。(抖)
    只要懂得擺出姿態就行。不管是硬體或軟體。
    ——————————
    但我看到有一位自稱是真文青的人,,就不肖假文青,認為真文青,是要讀超多書,而且還要冷門點,,

    然後他靠著讀別人多點的書,就自認可以看出別人文章,知道他是真假文青

    假文青的話,就用他的方式是笑別人,,,,還覺的別人最好看的出來,他在笑對方是假文青,免的他白取笑對方了, ,

    然道自認是文青,就能笑別人嗎,,讀的書比別人多,就能看不起別人嗎,,

    有看過此自以為是的文青,所寫的生活面的事情,只能說是書呆子,沒有接觸過,社會的基層,,就算接觸,也只是表面而已,沒實際接觸生活,,

    他對沒實際接觸過的階層,,也常用他所謂的高知識在看,,

    但我因她才發現,原來讀在多的書,還是有他的死角,看不到的實際面,,但偏偏高知識的她,以自身的 高知識為傲, ,

    忘了讀在多的書,跟沒實際接觸,還是有落差的,,他無法靠高知識看清,所無法接觸的真相


發表您的迴響吧

PHVsPjxsaT48c3Ryb25nPndvb19hZF8zMDBfYWRzZW5zZTwvc3Ryb25nPiAtIDwvbGk+PGxpPjxzdHJvbmc+d29vX2FkXzMwMF9pbWFnZTwvc3Ryb25nPiAtIGh0dHA6Ly9pUGhvbmU0LlRXL2dpZi8zMDB4MjUwLmdpZjwvbGk+PGxpPjxzdHJvbmc+d29vX2FkXzMwMF91cmw8L3N0cm9uZz4gLSBodHRwOi8vaVBob25lNC5UVy88L2xpPjxsaT48c3Ryb25nPndvb19hZF9pbWFnZV8xPC9zdHJvbmc+IC0gaHR0cDovL3d3dy53b290aGVtZXMuY29tL2Fkcy93b290aGVtZXMtMTI1eDEyNS0xLmdpZjwvbGk+PGxpPjxzdHJvbmc+d29vX2FkX2ltYWdlXzI8L3N0cm9uZz4gLSBodHRwOi8vd3d3Lndvb3RoZW1lcy5jb20vYWRzL3dvb3RoZW1lcy0xMjV4MTI1LTIuZ2lmPC9saT48bGk+PHN0cm9uZz53b29fYWRfaW1hZ2VfMzwvc3Ryb25nPiAtIGh0dHA6Ly93d3cud29vdGhlbWVzLmNvbS9hZHMvd29vdGhlbWVzLTEyNXgxMjUtMy5naWY8L2xpPjxsaT48c3Ryb25nPndvb19hZF9pbWFnZV80PC9zdHJvbmc+IC0gaHR0cDovL3d3dy53b290aGVtZXMuY29tL2Fkcy93b290aGVtZXMtMTI1eDEyNS00LmdpZjwvbGk+PGxpPjxzdHJvbmc+d29vX2FkX2ltYWdlXzU8L3N0cm9uZz4gLSBodHRwOi8vd3d3Lndvb3RoZW1lcy5jb20vYWRzL3dvb3RoZW1lcy0xMjV4MTI1LTQuZ2lmPC9saT48bGk+PHN0cm9uZz53b29fYWRfaW1hZ2VfNjwvc3Ryb25nPiAtIGh0dHA6Ly93d3cud29vdGhlbWVzLmNvbS9hZHMvd29vdGhlbWVzLTEyNXgxMjUtNC5naWY8L2xpPjxsaT48c3Ryb25nPndvb19hZF91cmxfMTwvc3Ryb25nPiAtIGh0dHA6Ly93d3cud29vdGhlbWVzLmNvbTwvbGk+PGxpPjxzdHJvbmc+d29vX2FkX3VybF8yPC9zdHJvbmc+IC0gaHR0cDovL3d3dy53b290aGVtZXMuY29tPC9saT48bGk+PHN0cm9uZz53b29fYWRfdXJsXzM8L3N0cm9uZz4gLSBodHRwOi8vd3d3Lndvb3RoZW1lcy5jb208L2xpPjxsaT48c3Ryb25nPndvb19hZF91cmxfNDwvc3Ryb25nPiAtIGh0dHA6Ly93d3cud29vdGhlbWVzLmNvbTwvbGk+PGxpPjxzdHJvbmc+d29vX2FkX3VybF81PC9zdHJvbmc+IC0gaHR0cDovL3d3dy53b290aGVtZXMuY29tPC9saT48bGk+PHN0cm9uZz53b29fYWRfdXJsXzY8L3N0cm9uZz4gLSBodHRwOi8vd3d3Lndvb3RoZW1lcy5jb208L2xpPjxsaT48c3Ryb25nPndvb19hZHNfcm90YXRlPC9zdHJvbmc+IC0gdHJ1ZTwvbGk+PGxpPjxzdHJvbmc+d29vX2FsdF9zdHlsZXNoZWV0PC9zdHJvbmc+IC0gMTMtZ3J1bmdld2hpdGUuY3NzPC9saT48bGk+PHN0cm9uZz53b29fYXNpZGVzX2NhdGVnb3J5PC9zdHJvbmc+IC0gJmVhY3V0ZTs8L2xpPjxsaT48c3Ryb25nPndvb19hdXRob3I8L3N0cm9uZz4gLSBmYWxzZTwvbGk+PGxpPjxzdHJvbmc+d29vX2F1dG9faW1nPC9zdHJvbmc+IC0gZmFsc2U8L2xpPjxsaT48c3Ryb25nPndvb19jb250ZW50PC9zdHJvbmc+IC0gdHJ1ZTwvbGk+PGxpPjxzdHJvbmc+d29vX2NvbnRlbnRfZmVhdDwvc3Ryb25nPiAtIHRydWU8L2xpPjxsaT48c3Ryb25nPndvb19jdXN0b21fZmF2aWNvbjwvc3Ryb25nPiAtIDwvbGk+PGxpPjxzdHJvbmc+d29vX2N1c3RvbV91cGxvYWRfdHJhY2tpbmc8L3N0cm9uZz4gLSBhOjA6e308L2xpPjxsaT48c3Ryb25nPndvb19mZWF0X2ltYWdlX2hlaWdodDwvc3Ryb25nPiAtIDE5NTwvbGk+PGxpPjxzdHJvbmc+d29vX2ZlYXRfaW1hZ2Vfd2lkdGg8L3N0cm9uZz4gLSA1NDA8L2xpPjxsaT48c3Ryb25nPndvb19mZWF0dXJlZF9wb3N0czwvc3Ryb25nPiAtIFNlbGVjdCBhIG51bWJlcjo8L2xpPjxsaT48c3Ryb25nPndvb19mZWVkYnVybmVyX2lkPC9zdHJvbmc+IC0gPC9saT48bGk+PHN0cm9uZz53b29fZmVlZGJ1cm5lcl91cmw8L3N0cm9uZz4gLSA8L2xpPjxsaT48c3Ryb25nPndvb19nb29nbGVfYW5hbHl0aWNzPC9zdHJvbmc+IC0gPC9saT48bGk+PHN0cm9uZz53b29faG9tZV9vbmVfY29sPC9zdHJvbmc+IC0gdHJ1ZTwvbGk+PGxpPjxzdHJvbmc+d29vX2ltYWdlX3NpbmdsZTwvc3Ryb25nPiAtIGZhbHNlPC9saT48bGk+PHN0cm9uZz53b29fbG9nbzwvc3Ryb25nPiAtIGh0dHA6Ly9taWNoYWVsLjAwMDE2OC5jb20udHcvd3AtY29udGVudC93b29fdXBsb2Fkcy8zLWxvZ28tdHJhbnMucG5nPC9saT48bGk+PHN0cm9uZz53b29fbWFudWFsPC9zdHJvbmc+IC0gaHR0cDovL3d3dy53b290aGVtZXMuY29tL3N1cHBvcnQvdGhlbWUtZG9jdW1lbnRhdGlvbi9mcmVzaC1uZXdzLzwvbGk+PGxpPjxzdHJvbmc+d29vX3Jlc2l6ZTwvc3Ryb25nPiAtIHRydWU8L2xpPjxsaT48c3Ryb25nPndvb19zaG9ydG5hbWU8L3N0cm9uZz4gLSB3b288L2xpPjxsaT48c3Ryb25nPndvb19zaW5nbGVfaW1hZ2VfaGVpZ2h0PC9zdHJvbmc+IC0gMTAwPC9saT48bGk+PHN0cm9uZz53b29fc2luZ2xlX2ltYWdlX3dpZHRoPC9zdHJvbmc+IC0gMTAwPC9saT48bGk+PHN0cm9uZz53b29fdGFiczwvc3Ryb25nPiAtIGZhbHNlPC9saT48bGk+PHN0cm9uZz53b29fdGhlbWVuYW1lPC9zdHJvbmc+IC0gRnJlc2ggTmV3czwvbGk+PGxpPjxzdHJvbmc+d29vX3RodW1iX2ltYWdlX2hlaWdodDwvc3Ryb25nPiAtIDc1PC9saT48bGk+PHN0cm9uZz53b29fdGh1bWJfaW1hZ2Vfd2lkdGg8L3N0cm9uZz4gLSA3NTwvbGk+PGxpPjxzdHJvbmc+d29vX3VwbG9hZHM8L3N0cm9uZz4gLSBodHRwOi8vbWljaGFlbC4wMDAxNjguY29tLnR3L3dwLWNvbnRlbnQvd29vX3VwbG9hZHMvMy1sb2dvLXRyYW5zLnBuZzwvbGk+PGxpPjxzdHJvbmc+d29vX3ZpZGVvX2NhdGVnb3J5PC9zdHJvbmc+IC0gJmVhY3V0ZTs8L2xpPjwvdWw+